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民生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新官不理旧账企业讨债几多难

来源:刘潇 作者:汕头大学出版社广州经营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1-21
摘要:编者按: 春节临近,清欠工作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清欠工作高度重视,各地先后出台了系列治理清欠方面的文件。立足全面深入推

原标题:新官不理旧账 企业讨债几多难

  编者按:

  春节临近,清欠工作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清欠工作高度重视,各地先后出台了系列治理清欠方面的文件。立足全面深入推进治理农民工欠薪工作,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本报今起推出企业、个人清欠难题系列调研报道,敬请关注。

  政府、国企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已成为当前部分地区市场经济秩序紊乱、经济活力不足、营商环境受损、政府公信力下降的重要原因。国家对此高度重视,2019年以来,全国各地都在开展清欠工作。2020年1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还就进一步做好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进行部署,要求坚决有力一抓到底。

  记者近期在吉林、陕西、内蒙古等地采访发现,地方采取了多种清欠举措,清欠工作稳步推进。然而,在此过程中,也有个别地方政府、国企工作方式方法不妥当,有的新官不理旧账,有的一味拖延推脱。临近年底,难要的债让部分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处境艰难。

  “原以为政府项目最有保障”

  采访中,大部分受访企业家都表示,选择承接地方政府或国企的项目,是因为觉得政府、国企做甲方最“靠谱”,项目干了就有保障。

  陕西国铁桥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玉远说,“政府或国企作为项目甲方,不存在破产、跑路的情况,同时很多项目有专项资金支持,或者有地方财政作为保证,看上去风险更小。”

  2012年,内蒙古呼伦贝尔中超房地产开发公司承接了鄂温克族自治旗马文化产业园项目。公司总经理王瑞凤说:“这是旗里力推的项目,政府授权委托旗国投公司为项目发起人、项目回购方代表,我们觉得与政府、国企合作肯定没问题,通过项目法人招标程序签约后,立即投资开始建设。”

  然而,陈玉远的公司,在完成了陕西医药控股集团的富硒苦荞基地项目施工后,被甲方拖欠施工款项460万元;王瑞凤所在公司承接的项目,仅一期工程获得部分工程款,但仍有近7000万元被拖欠,二期工程更是被拖欠多达1.77亿元。

  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一些政府项目在立项阶段并未获得专项资金支持,而是一边推进工程一边申请,最后很可能项目干完,资金却没有着落。“企业所认为的保障,可能只是空中楼阁。”这位工作人员说。

  西安市某建设总公司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2015年该公司承接了陕西某县的一项以“中省资金”为项目资金保障的老旧镇区街道改造项目,但2016年工程验收后,当地政府至今仍未结清2000余万元的改造款项。

  “要钱的过程中,我才知到所谓的中省专项资金,当地只申请到100多万元,企业干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该公司负责人说。

  新官不理旧账 企业讨债深陷困境

  记者采访发现,很多民营企业向部分地方政府、国企讨债过程中,遭遇重重困难,个别地区和国企的态度、做法让一些企业家心灰意冷、有苦难言。

  ——新官不理旧账,有人要债被赶出会场。

  一些民营企业向记者反映,在向地方政府、国企主张债权时,会遭遇新官不理旧账的窘境,有的企业股东在座谈会上提出还债诉求时,竟被赶出会场。

  西部某省一家企业被地方政府拖欠账款,多年来政府多次换届,企业多次催要却仍未获得足额清偿。2018年11月,这家企业负责人被当地政府叫去参加座谈会,主要讨论让该企业以优惠价格提供回迁房。当时的录音显示,一名企业股东在会上提出把欠款问题一并解决,却被一名领导当场呵斥制止,并被赶出会场。

  记者采访发现,不少地方一旦主要领导干部岗位调整,前任手上的欠款就成了“烫手山芋”,个别后任推动还款积极性不高,企业不堪其苦。

  2006年,内蒙古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政府招商引资到当地进行房地产开发。根据双方协议,区政府承诺在土地价格方面给予优惠。但当宏泰公司足额支付费用后,随着项目期内回民区政府换届,有关资金被拖欠多年。

  宏泰公司监事侯鹏说:“这么多年,回民区换了多任区长,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还钱给出明确答复,闭门羹、逐客令,不知道吃了多少次。”无奈,2017年宏泰公司以一期项目被拖欠1370多万元为由,把区政府告上法院。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但区政府仅按协议支付了400多万元,剩余的900多万元至今未付。

  “目前,一期的900万元我们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此外,二期、三期按约定应退还、返还的款项,我们也于2019年2月向呼和浩特市中院提起了诉讼。”侯鹏说。

  记者采访了解到,2020年1月13日,呼和浩特市中院已就二期项目的诉讼作出一审判决。“回民区政府继续履行协议,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原告宏泰公司9534万元及利息。”侯鹏读着判决结果,表情十分兴奋,“虽然目前这个判决还在上诉期,仍未生效,但这份判决书坚定了我们用法律维权的信心!”

  ——踢皮球、拖字诀,企业家束手无策。

  沈阳某大型民营企业承揽了一些地方会议中心、体育场馆、政府办公楼工程,却被拖欠数亿元工程款多年。辽宁省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对此督办,主动联系企业,并主动上门送来厚厚的政府还款承诺书,列出还款计划,监督政府部门清偿。

  企业负责人表示,这样的姿态让他悬着的心落了地,目前沈阳、辽阳的欠款已偿还,但还有一些城市仍未还上,并以种种借口拖延还款。

  该企业至今仍被某市政府拖欠5720万元工程款,每次催要,对方都以在进行审计决算为由拖延。

  “我得罪不起啊!”陕西西安凌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国振无奈地说。他的公司长期与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开展便民缴费及其他相关业务的合作。2019年1月双方因结算方式出现意见分歧,电信西安分公司单方面解除了合作,已产生的数百万元费用也不再予以结算。

  “多次讨要未果,我也想过走法律程序。但又害怕起诉后得罪了行业‘老大’被封杀,只能一次次上门讨要,希望能尽快把钱结清。”刘国振说。

  ——国企“逃债”频出怪招。

  王瑞凤说,鄂温克旗国投公司未足额支付回购款,但2015年以来,旗里几乎每年都使用项目场地举办大型活动。2017年5月,中超公司按合同约定向呼和浩特仲裁委提起主张回购款的仲裁。2017年11月,仲裁裁决旗国投公司支付剩余回购款6972万余元、违约金5789万余元。

  旗国投公司不服,向呼和浩特市中院申请撤销该裁决,法院审理后驳回其申请。随后,中超公司向呼伦贝尔市中院申请执行。法院下发执行通知书后,旗国投公司申请不予执行。经审理,法院驳回其申请。

  王瑞凤说,旗国投公司为了推翻生效裁决,怪招频出。

责任编辑:汕头大学出版社广州经营部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19 www.taip.cn 汕头大学出版社广州经营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粤icp备10021497号-9  技术支持:912订米网

电脑版 | 移动版